寒秋棂

等待,是最长情的告白

这篇文大概是清安吧……*断刀梗*,*有虐*,注意避雷

这篇文挺久前写的了,所以不要跟我提花丸12集什么的……

场景穿插较乱,请多多包涵哈

日常取自花丸,有一点点是游戏的对话。

繁体字注意

不知道想什么标题好就取了这个。真的很喜欢这句话





 ----------------------------------------------------------------------

加州清光真的是一把很美的打刀。雖說是非人之刀,卻是把好刀。只不過,性能好,卻不好上手。傳,此刀擇主。

 

 

沖田總司甚是喜愛這把刀。鮮豔的刀鞘,如同寶石般鮮紅。“它一定會聞名於世的。”

 

 

加州清光有種很奇妙的感覺。他看起來像沖田總司,像新選組的其他人。他手邊是自己熟知的自己——打刀加州清光。為何會變成這樣,他不知道。他所在的地方不是八木家,也不是壬生寺。——也沒有沖田總司的身影。

“加州清光,這是你的主人,是審神者。是他賦予你人形。從今以後,你將為他而活,你是他的刀刃。”

加州清光沒有給予任何的質疑,也沒有任何的反逆,他作為一把打刀,就是為了保護主人而活的。

 

 

“總司!總司!……”

“唔。”

“組長!”

刀光血影,無數人影倒下的同時,刀斷。

 

 

加州清光在本丸待了將近一年的時候,另一把打刀出現在了鍛刀間。

“⋯⋯清光?”

“⋯⋯安定?”

和曾經的夥伴重逢,清光的心裏是有點高興的。他們兩個同是沖田總司的愛刀,只不過,一個,是在池田屋被破壞的;一個,是在沖田總司死後不知所蹤的。加州清光,沒有盡到護主一生的職責;大和守安定,陪伴沖田總司到死,卻沒被帶去池田屋。

“時間溯行軍?”

“嗯。為了改寫歷史而存在的怪物。”

“欸——”

“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增添麻煩,真是的。”

“⋯⋯改寫歷史啊。”

 

翌日

“初次出戰就被選做隊長,看來主公很喜歡你。這次的戰役很辛苦,時間朔行軍很強大,你可別勉強。”

“你也是,別勉強喔。”

“當然,我是有分寸的。”

加州清光吹了吹塗好的指甲油,緩慢地說:“⋯⋯這次,順便把尊王攘夷都殺了吧。”

“⋯⋯欸?”

“這樣,沖田總司也許就不會死了。”

“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沖田君他,還有奧澤,安藤,新田⋯⋯”

“傻——瓜!我開玩笑的啦。我們是去殺死妄圖改變歷史的時間溯行軍,不能改變歷史。這可是命令喔。”

 

 

“就是這裏!準備⋯⋯突入!”

“喝——!”

“什麼?!”

“尊王攘夷的浪人,受死吧!”

“你們負責一樓,我進入二樓。”

“小心一點!總司!”

“咳、”

“嗚哇!”

“榮助!!”

“奧澤!”

 

 

大和守安定看著池田屋。加州清光看了看他,開口:“說下戰術安排吧!”

安定將目光移向其他四名刀劍男士,說;“你們負責一樓,我儘量進入二樓。”

咦?清光心想,是誰讓安定聽到總司那時的安排了嗎?

時間溯行軍確是很強,五個人清除一樓還有點吃力。看到安定沖上二樓,清光有些擔憂地喊道:“安定!等下!”很危險啊!清光心想。

“身首異處吧!”

我也要,像沖田君那樣強大!安定心想,大喊著沖上二樓。忽然,一只時間溯行軍出現在樓梯間口,持刀向安定劃下。被突如其來的攻擊瞄準的安定,躲閃中不慎從二樓摔下。

“安定!喂!你還好嗎?喂!”感覺有點頭暈的安定,隱約聽到加州清光的呼喊。

“呃!”帶著安定躲開的清光,拔刀,砍向時間朔行軍。屍體在紙窗上消散,甚至沒留下一絲血跡。

“唔⋯⋯清光⋯⋯”

“你在做什麼啊。”

“抱歉⋯⋯”

“真是的,都叫你不要勉強了,我可不想剛和你見面就要和你告別了。”

 

 

“早太郎!喂!早太郎!”

“振作一點!”

“這邊還有!”

“別讓他們跑了!”

“安藤!小心!”

 

 

“好痛!”

“啊啊,誰叫你那麼衝動。”

“我才沒有呢。”

“好啦,這次沒有殲滅時間朔行軍,他們一定還會再去的。下次你可得別勉強了。”

 

本丸的日常是溫馨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過著平和的日常,有時也會有危機,但都相安無事。

 

“這匹馬真可愛呢。”

“清光你很喜歡可愛的東西呢。”

“當然了,比起不可愛的,你也更喜歡可愛的東西吧?主公一定也是這麼想的啦。”

 

“他們都很想見到哥哥吧?一直這麼思念,很痛苦吧!”

“思念是痛苦的,但是⋯⋯當等到想見的人後回味這段時光是幸福的。我⋯⋯就是這樣。”

“欸?”

“晚——安!”

 

“哇啊啊!好冷!”

“呼⋯⋯怎麼了啦。”

“咦——”

“唔噗!冷!”

“啊哈哈哈哈!”

“⋯⋯你⋯⋯這⋯⋯家⋯⋯夥!”

“嗚哇哇哇哇!”

 

“真是的,我去雜貨店吧。”

“喔,清光,我也去!”

“啊——這個很可愛,對吧!”

“這個好帥——”

“啊⋯⋯忘記買酒了。”

 

“喝!”

“哈!”

“喲!你們倆個,在練習呢!”

“兼先生!”

“兼先生!”

“安定⋯⋯來場真刀真槍的比試吧?”

“好啊!承蒙關照!”

“哼!”

“啊!用腳?”

“為了勝利,可以不擇手段!⋯⋯什麼?二打一?”

“為了勝利,不擇手段!對吧,安定?”

“放開兼先生!你的對手是我!”

 

“吶⋯⋯安定,給我塗指甲油吧!”

“啊?我才不要呢!”

“欸——為什麼啦!”

“我還要紮辮子。”

“什麼嘛,我可以幫你弄個很可愛的髮型的。”

 

“哈哈⋯⋯”

“呵呵呵⋯⋯”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在本丸和其他刀劍男子一同度過的生活是充滿歡笑的。過了將近一年,時間溯行軍再度進攻池田屋的消息傳來。

“又要去池田屋了呢。”

“是啊⋯⋯你可別再逞能了喔。”

“你才是呢!我也變強了,不會逞能了!”

“那⋯⋯我們一起去二樓吧!”

“欸?”

“你看,你又想逞強。”

我才沒有逞強呢。安定想。而且你⋯⋯不是當初斷在二樓嗎⋯⋯

“我可不同意你一個人去二樓,到時候我不會聽的喔。更何況,那些去池田屋的時間朔行軍也比一年前強多了。”

“真是⋯⋯好吧。”

 

 

“來來來,吃飽肚子才能有勁打架!”

“什麼打架⋯⋯”

“他就這個性格,別管啦。”

“吃就吃吧!不過可別吃得沒法動嘍。”

“總司,我們等下是怎麼做?”

“和別組匯合後就突入吧!”

“沒問題!這次好不容易把他們開會的情報掌握到,得大幹一場了!”

 

 

池田屋後門

大和守安定看著池田屋。

“暫且⋯⋯說下戰術安排吧!”

安定無奈地瞪了清光一眼,說:“你們去佔領一樓,我和清光試著搶入二樓。等一樓清掃完畢,你們就上來。“

“好!”

“沒問題——!”

“⋯⋯你別笑啦。”安定輕輕敲了敲清光的額頭,正色道:“你可得小心喔!”

“哈哈,我可是很厲害的。你才是,要小心。”

盯著加州清光朱紅色的眼睛,安定心想,多好看啊。他轉頭望著似乎格外大的月亮,說:“你要是破損了、斷了什麼的我可不管喔!”

“哼⋯⋯得認真起來了呢。”

 

 

“新撰組例行公事!”

“啊!”

“怎麼回事!”

“刺客!刺客!”

“我們才不是什麼刺客哩⋯⋯”

“不必多言。”

“哈哈哈哈!吃驚吧!”

“別大意了,榮助!”

“咳、咳、該死!”

“別小看我!”

 

 

以大和守安定為首的六名刀劍男子們闖入尚還寧靜的池田屋。時間溯行軍已經來了,發現刀劍男子後馬上開始了戰鬥。是苦戰。的確是變強了,兩邊都是⋯⋯不同的是,數量極為不平衡。

“怎麼會這樣!數量太多了!”

“別分心!這些勉強可以對付!”

安定朝奮戰的眾人投去擔憂的目光,心想,但願能順利結束⋯⋯

 

 

“唔⋯⋯”

“什麼,沖田總司?!”

“別慌!雖說沖田總司的刀法高超,但想以一人之力敵我們眾人,是不自量力!”

“我們⋯⋯被小瞧了呢!”

“哼⋯⋯尊王攘夷之眾,請多指教!”

 

 

“嗚哇⋯⋯”

“別大意!安定!”

“不用你說⋯⋯不過是輕傷。”

 

 

“咳、咳、”

“可惡,還沒倒嗎?!”

“這傢夥,簡直不是人⋯⋯”

“他快不行了!”

“咳、說⋯⋯誰,不行了呢?”

“唔⋯⋯”

 

 

“呃⋯⋯”

“小心點啊!”

“別大喊大叫,會害我分心耶。”

“清光你這傢夥⋯⋯”安定想,說話不這麼要強也可以的嘛。

 

 

“嘖。”

“總司!總司!”

“哈⋯⋯”

“來吧!”

 

 

大和守安定不可置信地看著⋯⋯

 

 

“還沒完呢⋯⋯”

 

 

加州清光慘然地笑笑,雙眼和安定看向同樣的位置⋯⋯

 

 

“唔⋯⋯”

“總司!”

 

 

在加州清光的那把漂亮的本體末端,是一個斷痕。

 

 

“可惡!”

沖田總司還在奮戰中。他並沒有受重傷,只是頭上流下的血有點遮擋他的視線,其他受傷的部位也讓他感覺有點麻麻的。

 

 

斷痕的末端,一塊短片在空中劃過一條弧線。掉落在地,“叮”的一聲在安定耳裏格外清晰。

 

 

沖田總司不是在池田屋戰死的。他在中途因肺結核發作退出,但是他所攜帶的打刀加州清光是在那裏斷的。

 

 

“喂⋯⋯喂⋯⋯喂⋯⋯騙人的吧⋯⋯”

 

 

加州清光是一把好刀,卻沒能堅持到最後。

 

 

“清光!清光!清光!加州清光!”

 

 

那種斷法,是沒法修好的。

 

 

“喂⋯⋯回答我啊!喂!清光!”

“呃⋯⋯別叫這麼響,很吵欸。”和安定焦急的叫喊對比,加州清光的聲音顯得更加細若遊絲。

“你⋯⋯別動,我來把你搬下去。”

“下去幹什麼?”

“撤⋯⋯退啊!”

重重吃了清光一拳的安定揉著微麻的左肩,嘟囔著:“幹什麼啊,笨蛋清光!”

清光笑著說:“呵,這才是安定嘛。當初是誰偏要勉強自己的?一年前你差點死掉欸!”

安定覺得雙眼變模糊了。“清光⋯⋯我們⋯⋯回去吧。我再也不會逞強了。你也不准逞強了。我們回去⋯⋯讓藥研給你療傷⋯⋯然後⋯⋯我給你塗指甲油⋯⋯”

清光的笑容變得有點兒苦:“什麼嘛,怎麼像個小孩子一樣的。”

 

 

那樣的,是修不好的。

 

 

“我還沒死呢。都到這裏了,不一口氣把他們清除,你甘心嗎!”

“不⋯⋯甘心⋯⋯”

“我們現在可以像沖田那樣揮舞刀劍,斬殺敵人,稍微任性一下⋯⋯有何不可。再說了⋯⋯我這樣,已經修不好了。”

“你在說什麼⋯⋯清光⋯⋯”

 

 

刀劍那樣斷了,就相當與死了。

 

 

“咳、咳、咳、咳,你還真是變強了啊,我還以為會在二樓中部就要掛掉呢。”

“你別⋯⋯別⋯⋯死⋯⋯我⋯⋯不想你死啊⋯⋯”

加州清光看著大和守安定的碧藍色雙眼,心想,真漂亮啊。他從背靠著的牆壁聽到腳步聲,心想,也差不多要來了。伸出雙手,清光抱著安定,拍了拍他的後背,說:“別……這樣。成熟一點!一樓的大家……還急著清除完時間朔行軍……來支援你呢。二樓……其他的時間朔行軍也在接近……可沒時間哭了。”

感覺到清光漸漸無力的身體,安定跪在地上,抱著清光沾滿血的,已經失去意識的身軀,絕望地哭喊道:“清光⋯⋯清光啊啊啊啊啊!”

 

 

“就那麼斷了,真不甘心呢。”

 

 

就在時間溯行軍撲向安定的時候,清掃完一樓的刀劍男子們正趕來支援。三日月宗近飛身過來,將時間溯行軍橫向斬開。

“真是的,需要支援的話,就讓我也來二樓啊。”

“三日月⋯⋯”

“欸⋯⋯清光他⋯⋯”

 

池田屋一戰勝利了,但是對本丸的刀劍男士來說,失去了清光,是很悲傷的。但是刀劍男士的戰役還有很多,就此沉淪是不可能的。安定很快恢復了狀態,在與時間溯行軍的戰鬥中劈荊斬刑。

 

“哼哼哼哼……你就是大將麼?”

“總感覺大和守桑仇恨很大……”

“噓……知道太多不好。”

 

一年時間很快過去了。本丸依舊溫馨,只是,這一年,哪里都沒有加州清光的身影。

“思念的過程……是幸福的……對吧?”安定看著手中的櫻花髮夾,輕聲說道。

“好想見你啊……”

 

看著新來的刀劍,大和守安定微微一笑,

“我會等你喲。一直。”


-----------------------------------------------------------------------

作为作文苦手我写了一天……字数统计:4105 (快点夸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gun)

同人文第一次写,有什么不足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欢迎评论我爱你们/笔芯

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总之很开心啦……/胡言乱语了

总之,这么长的文读下来非常感谢!爱你们/笔芯

评论(3)

热度(23)